2022年8月20日
  • 上午11:53 如果说门锁是为了防君子,那账户密码到底是防谁?
  • 上午10:20 抖音+饿了么,美团大敌当前
  • 上午9:56 AI情感陪伴——孤独患者的急救药方
  • 上午9:14 私域连载02:场域及私域三大镰刀模型
  • 上午8:33 图构建:领域本体设计原则与动态本体

编辑导语:微短剧近几年越来越火,但它的内容如何迭代升级?又该如何更好地进行变现呢?本篇文章据此展开了一系列详细 […]

READ MORE

编辑导语:近期,抖音和微博的账号开始显示所属MCN机构,这也说明了网络达人的“真面目”要显现出来了。本篇文章据此展开了一系列的讲述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一起看看吧。 MCN机构浮出水面。 图源:抖音达人页面 2022年7月,抖音和微博的账号开始显示所属MCN机构,达人背后的“关系网”开始显现。 MCN机构在中国市场并不是新鲜角色,它们很少直接接触C端用户,却是连接品牌、平台、达人和用户的关键一环。 根据研究机构艾媒咨询的分析,MCN机构可以粗略分为电商型、泛内容型、营销型、知识型,并根据依托平台、垂直属性、业务主体进一步分成针对不同领域的红人孵化、IP衍生。 短视频、直播和电商是MCN机构的主要依托平台,出于利益分配、责任分担,这种依托关系也变得复杂,平台不仅是MCN机构展现业务的场域,也承担着规范达人和MCN行为的责任。 随着内容和电商经济的发展,达人的种类在变多,达人与MCN、达人与达人之间也由此产生矛盾,这些矛盾真真假假且影响着内容创作。 平台在管理两者的同时,也要处理两者的关系,但MCN机构也是管理达人的主体之一。 达人账号显示MCN机构,正是对这种管理责任的加强。 通过观察MCN机构走向台前的过程,刺猬公社探究了平台对MCN机构的规范现状,以及MCN的业务结构、与达人的“爱恨情仇”。 一、MCN机构与平台的“共生相” 长久以来,MCN机构与平台处于相互依存的状态,平台提供流量与功能,并赋予MCN机构资质供其开展业务;MCN机构运营达人,服务品牌,输出内容时保障商业发展。 然而,部分MCN机构逐渐面临流量见顶、竞争加剧、监管加严的现状,在利益驱使下与平台关系慢慢紧张。 一方面是,MCN机构自身及旗下主播在内容上的违规; 另外,是MCN机构与达人绕开平台,与商家直接合作,影响平台商业发展; 最后是对于达人的管理,两者的角色分配不明确。 这种矛盾源于MCN机构的中间角色,一边对接品牌,一边手握达人资源,同时影响着平台生态和用户利益。 较为明显的案例是2022年1月,小红书对微媒通告、成宝、南京贻贝等4家通告平台和MCN机构提起诉讼。 原因是其从事“代写代发”虚假种草笔记的业务,帮助商家及博主进行虚假推广,对平台内容生态和平台信誉造成极大伤害,同时严重损害了用户的合法权益。 平台与MCN机构对簿公堂不是稀有之事。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介绍:“良好的商业模式是,一方提供平台,MCN提供内容,广告主提供广告费用,大家按比例分成。但实际操作中,MCN机构可能选择跳过平台接商业合作。” 这些矛盾在产业初期就存在着,随着平台业务的拓展,两者合作加深,矛盾面扩大,但出于相互依赖的产业需要,尚未得到有效解决。 2022年以来,抖音发布了一系列措施来规范MCN机构,以待保护平台生态。 4月份,抖音发布《2022年抖音直播机构管理条例》,明确MCN/公会自身、旗下主播、工作人员的违规行为处罚,涉及到诈骗、诱导过度、数据造假等行为会扣除“健康分”,一旦“健康分”小于等于80分,平台会发出警告并约谈整改。 这意味着主播的内容和所做行为,直接影响到直播机构的生存。主播与机构在平台内的关系进一步捆绑,这也倒逼着机构加强对主播的培训、把关和监督。 图源:抖音电商学习中心 明确达人与机构关系之后,平台又进一步加强对机构的管理。 5月份,抖音发布《抖音关于开展“清朗•MCN机构内容乱象”的专项整治公告》,重点整治破坏网络秩序、欺骗误导大众、制造群体焦虑、鼓吹拜金炫富、宣扬审丑和低级趣味、炒作娱乐八卦、传播软色情信息、利用未成年人牟利等行为。 这份公告也表示,平台将围绕MCN机构入驻、内容生产等重点环节,细化标准措施,健全制度,进一步明确MCN机构信息内容业务活动责任义务,加强对MCN的监督和管理。 随后,抖音电商团队在6月份发布了《MCN机构信用分规则解读》,每个MCN机构初始信用分是120分,当机构违反平台规则时会被扣减信用分,不同信用分节点面临警告、暂停达人绑定、取消机构荣誉、清退等处理。 涉及的违规类型分为危害平台权益、扰乱平台秩序、商业诚信要求、侵犯他人权益、经营要求不符等,这些违规行为既面向平台,也损害着达人和消费者的利益。比如,MCN机构以平台的名义对外进行达人招募和商家合作,不正当收费、不履行合作协议。 图源:抖音电商学习中心 发布公告,讲明规则后,抖音开始了具体的治理。并于7月25日发布《抖音关于治理MCN机构内容乱象的公告》,处置违规账号超2000个,对账号所属MCN机构实行警告、暂停使用MCN管理平台功能、机构清退等联动处置。 多步操作中,普通用户能最先感知到的是达人账号显示MCN机构。在未来,这些规范后的改变会逐渐影响用户的内容、消费体验。 二、显现的名称,被看到的产业 基于与平台的共生状态,MCN机构往往会选择专注于某一平台,抖音、快手、淘宝、小红书等,并深耕美妆、美食、音乐、二次元等不同的领域。 但无论是选择传统电商平台还是内容平台,MCN机构都是多方面布局业务,并呈现机构之间同质化的现象。 同时都致力于打造头部IP。一旦“制造”出头部达人,就将方法论复制到其他达人身上,开始流水化制造。 这种方法论可以概括为两个阶段,一个是前期的短视频内容,包括人物设定、内容风格、拍摄手法等;等待积累粉丝后,MCN机构会给达人打造直播间品牌,帮助对接品牌、获得议价权等。 如今,随着MCN机构显示在达人账号,两者的捆绑关系“公之于众”,MCN同达人一起受舆论监督,成为达人的首要管理主体。 当再出现内容不合规、直播违禁的情况,公众在监督之后会将矛头指向MCN机构。 同时网友会发现,自己关注的两个毫不相关的达人、或者两个水火不相容的达人居然是同一MCN旗下的,MCN会规划好达人之间联动、打架等互动。 MCN不得不改变内容运营思路,或者规避主体关系,或者以MCN为核心紧密达人关系,或者运营官方账号突出MCN品牌。 但对于MCN机构来说这也不意味着完全是坏事。一位MCN机构运营者向刺猬公社表示,展示机构名称后,机构的影响力会提升,好感度会从达人扩大至机构。 当达人作为与粉丝沟通的最前端,开始显示所属MCN,也意味着关于更多关于MCN的产业走向公众。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22年中国MCN市场规模将达432亿元。随着流量红利逐渐消退,MCN的商业模式愈加丰富,在孵化主播外,开始面向企业、艺人、素人等开展内容运营、直播电商等服务业务。 品牌B端的代运营、供应链、电商服务等业务,包括与达人合作打造爆款产品、搭建品牌自有直播间、信息流广告投放,构成“红人经济+品牌赋能”两大业务线。 当用户在平台频繁刷到一个产品时,可以感受到MCN所做的“努力”。 先是与品牌打磨产品,包括定位和外观;然后做达人种草,并根据达人收获的反馈调整产品;逐渐从私域流量吸引至“自来水”流量;通过直播和短视频购物车实现转化。 这种MCN与商家的“共创”模式,对新品牌、新产品十分友好,这些品牌多被称为“新锐品牌”,与流量联系紧密。 在广告投放业务中,MCN机构扮演的角色是平台综合服务商——一类经过平台认证的、为品牌方提供服务、助力品牌店铺在平台电商生态中成长的机构。 服务商在获得诸如抖音巨量千川服务商、抖音DP服务商、快手金牛代理、快手KA品牌服务商、快手磁力聚星服务商等资质牌照后,面向主播、品牌方、企业提供信息流投放服务。 除此之外,MCN机构的第三条业务线是签约艺人,构成艺人+达人的主播矩阵,来与品牌达成供应链合作。 较为典型的是遥望网络,签约的艺人多次进入直播带货TOP榜,比如贾乃亮和黄圣依。 由此看来,不仅是达人和平台间的桥梁,也是达人、品牌、平台的核心,业务涵盖短视频、直播、电商、数字营销、供应链,打造的IP包括人、内容和商品。 […]

READ MORE

编辑导语:近期,抖音和微博的账号开始显示所属MCN机构,这也说明了网络达人的“真面目”要显现出来了。本篇文章据此展开了一系列的讲述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一起看看吧。 MCN机构浮出水面。 图源:抖音达人页面 2022年7月,抖音和微博的账号开始显示所属MCN机构,达人背后的“关系网”开始显现。 MCN机构在中国市场并不是新鲜角色,它们很少直接接触C端用户,却是连接品牌、平台、达人和用户的关键一环。 根据研究机构艾媒咨询的分析,MCN机构可以粗略分为电商型、泛内容型、营销型、知识型,并根据依托平台、垂直属性、业务主体进一步分成针对不同领域的红人孵化、IP衍生。 短视频、直播和电商是MCN机构的主要依托平台,出于利益分配、责任分担,这种依托关系也变得复杂,平台不仅是MCN机构展现业务的场域,也承担着规范达人和MCN行为的责任。 随着内容和电商经济的发展,达人的种类在变多,达人与MCN、达人与达人之间也由此产生矛盾,这些矛盾真真假假且影响着内容创作。 平台在管理两者的同时,也要处理两者的关系,但MCN机构也是管理达人的主体之一。 达人账号显示MCN机构,正是对这种管理责任的加强。 通过观察MCN机构走向台前的过程,刺猬公社探究了平台对MCN机构的规范现状,以及MCN的业务结构、与达人的“爱恨情仇”。 一、MCN机构与平台的“共生相” 长久以来,MCN机构与平台处于相互依存的状态,平台提供流量与功能,并赋予MCN机构资质供其开展业务;MCN机构运营达人,服务品牌,输出内容时保障商业发展。 然而,部分MCN机构逐渐面临流量见顶、竞争加剧、监管加严的现状,在利益驱使下与平台关系慢慢紧张。 一方面是,MCN机构自身及旗下主播在内容上的违规; 另外,是MCN机构与达人绕开平台,与商家直接合作,影响平台商业发展; 最后是对于达人的管理,两者的角色分配不明确。 这种矛盾源于MCN机构的中间角色,一边对接品牌,一边手握达人资源,同时影响着平台生态和用户利益。 较为明显的案例是2022年1月,小红书对微媒通告、成宝、南京贻贝等4家通告平台和MCN机构提起诉讼。 原因是其从事“代写代发”虚假种草笔记的业务,帮助商家及博主进行虚假推广,对平台内容生态和平台信誉造成极大伤害,同时严重损害了用户的合法权益。 平台与MCN机构对簿公堂不是稀有之事。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介绍:“良好的商业模式是,一方提供平台,MCN提供内容,广告主提供广告费用,大家按比例分成。但实际操作中,MCN机构可能选择跳过平台接商业合作。” 这些矛盾在产业初期就存在着,随着平台业务的拓展,两者合作加深,矛盾面扩大,但出于相互依赖的产业需要,尚未得到有效解决。 2022年以来,抖音发布了一系列措施来规范MCN机构,以待保护平台生态。 4月份,抖音发布《2022年抖音直播机构管理条例》,明确MCN/公会自身、旗下主播、工作人员的违规行为处罚,涉及到诈骗、诱导过度、数据造假等行为会扣除“健康分”,一旦“健康分”小于等于80分,平台会发出警告并约谈整改。 这意味着主播的内容和所做行为,直接影响到直播机构的生存。主播与机构在平台内的关系进一步捆绑,这也倒逼着机构加强对主播的培训、把关和监督。 图源:抖音电商学习中心 明确达人与机构关系之后,平台又进一步加强对机构的管理。 5月份,抖音发布《抖音关于开展“清朗•MCN机构内容乱象”的专项整治公告》,重点整治破坏网络秩序、欺骗误导大众、制造群体焦虑、鼓吹拜金炫富、宣扬审丑和低级趣味、炒作娱乐八卦、传播软色情信息、利用未成年人牟利等行为。 这份公告也表示,平台将围绕MCN机构入驻、内容生产等重点环节,细化标准措施,健全制度,进一步明确MCN机构信息内容业务活动责任义务,加强对MCN的监督和管理。 随后,抖音电商团队在6月份发布了《MCN机构信用分规则解读》,每个MCN机构初始信用分是120分,当机构违反平台规则时会被扣减信用分,不同信用分节点面临警告、暂停达人绑定、取消机构荣誉、清退等处理。 涉及的违规类型分为危害平台权益、扰乱平台秩序、商业诚信要求、侵犯他人权益、经营要求不符等,这些违规行为既面向平台,也损害着达人和消费者的利益。比如,MCN机构以平台的名义对外进行达人招募和商家合作,不正当收费、不履行合作协议。 图源:抖音电商学习中心 发布公告,讲明规则后,抖音开始了具体的治理。并于7月25日发布《抖音关于治理MCN机构内容乱象的公告》,处置违规账号超2000个,对账号所属MCN机构实行警告、暂停使用MCN管理平台功能、机构清退等联动处置。 多步操作中,普通用户能最先感知到的是达人账号显示MCN机构。在未来,这些规范后的改变会逐渐影响用户的内容、消费体验。 二、显现的名称,被看到的产业 基于与平台的共生状态,MCN机构往往会选择专注于某一平台,抖音、快手、淘宝、小红书等,并深耕美妆、美食、音乐、二次元等不同的领域。 但无论是选择传统电商平台还是内容平台,MCN机构都是多方面布局业务,并呈现机构之间同质化的现象。 同时都致力于打造头部IP。一旦“制造”出头部达人,就将方法论复制到其他达人身上,开始流水化制造。 这种方法论可以概括为两个阶段,一个是前期的短视频内容,包括人物设定、内容风格、拍摄手法等;等待积累粉丝后,MCN机构会给达人打造直播间品牌,帮助对接品牌、获得议价权等。 如今,随着MCN机构显示在达人账号,两者的捆绑关系“公之于众”,MCN同达人一起受舆论监督,成为达人的首要管理主体。 当再出现内容不合规、直播违禁的情况,公众在监督之后会将矛头指向MCN机构。 同时网友会发现,自己关注的两个毫不相关的达人、或者两个水火不相容的达人居然是同一MCN旗下的,MCN会规划好达人之间联动、打架等互动。 MCN不得不改变内容运营思路,或者规避主体关系,或者以MCN为核心紧密达人关系,或者运营官方账号突出MCN品牌。 但对于MCN机构来说这也不意味着完全是坏事。一位MCN机构运营者向刺猬公社表示,展示机构名称后,机构的影响力会提升,好感度会从达人扩大至机构。 当达人作为与粉丝沟通的最前端,开始显示所属MCN,也意味着关于更多关于MCN的产业走向公众。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22年中国MCN市场规模将达432亿元。随着流量红利逐渐消退,MCN的商业模式愈加丰富,在孵化主播外,开始面向企业、艺人、素人等开展内容运营、直播电商等服务业务。 品牌B端的代运营、供应链、电商服务等业务,包括与达人合作打造爆款产品、搭建品牌自有直播间、信息流广告投放,构成“红人经济+品牌赋能”两大业务线。 当用户在平台频繁刷到一个产品时,可以感受到MCN所做的“努力”。 先是与品牌打磨产品,包括定位和外观;然后做达人种草,并根据达人收获的反馈调整产品;逐渐从私域流量吸引至“自来水”流量;通过直播和短视频购物车实现转化。 这种MCN与商家的“共创”模式,对新品牌、新产品十分友好,这些品牌多被称为“新锐品牌”,与流量联系紧密。 在广告投放业务中,MCN机构扮演的角色是平台综合服务商——一类经过平台认证的、为品牌方提供服务、助力品牌店铺在平台电商生态中成长的机构。 服务商在获得诸如抖音巨量千川服务商、抖音DP服务商、快手金牛代理、快手KA品牌服务商、快手磁力聚星服务商等资质牌照后,面向主播、品牌方、企业提供信息流投放服务。 除此之外,MCN机构的第三条业务线是签约艺人,构成艺人+达人的主播矩阵,来与品牌达成供应链合作。 较为典型的是遥望网络,签约的艺人多次进入直播带货TOP榜,比如贾乃亮和黄圣依。 由此看来,不仅是达人和平台间的桥梁,也是达人、品牌、平台的核心,业务涵盖短视频、直播、电商、数字营销、供应链,打造的IP包括人、内容和商品。 […]

READ MORE

编辑导语:市场有需求、平台有期待,但向来擅长“闪电战”的字节,面对内容社区这样的一场“持久战”,无疑需要更多的 […]

READ MORE

编辑导语:市场有需求、平台有期待,但向来擅长“闪电战”的字节,面对内容社区这样的一场“持久战”,无疑需要更多的 […]

READ MORE

编辑导语:如今,抖音、小红书、知乎、视频号占据了大量的流量,越来越多的品牌入驻,而掌握这几大平台的流量算法也能 […]

READ MORE

周杰伦新专辑《最伟大的作品》的先行曲MV上线,24小时播放量超5亿次。1分钟,18万张专辑,新专辑《最伟大的作 […]

READ MORE

编辑导语:随着短视频平台的不断发展壮大,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品牌开始运营起自己的抖音号,以进行更好的营销推广。本篇 […]

READ MORE

导语:小红书的营销玩法我们都很清楚,本文介绍了小红书中创作者如何精准推广和投放,以博得最大的自然流量,以及和信 […]

READ MORE

编辑导语:从去年开始,快手和抖音就开始以短视频入局本地生活服务。那么短视频的边界在哪呢?其实,快手与抖音的边界 […]

READ MORE